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阅读
  • 0回复

[原创]连环命案

级别: 布衣

   连环命案
      
    
    市刑警大队队长申楠早上刚刚上班就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是市郊A镇牛围村村民李某早上放羊时在牛角山发现一具尸体。
    放下电话申楠立即召齐相关人员火速赶往现场。牛角山是个不大不小的山,山外就是A镇的主要街区山里只有一个叫牛围村的小村子。这几年村里人外出打工的打工,跑生意的跑生意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写老弱病残。就是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值得杀人的事呢?
    死者张翠,二十岁,牛围村 人。家中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年迈的 老母亲,现在也卧病在床。二十岁时其父亲因为车祸死亡,肇事司机当场逃逸至今未捕。家里仅靠其在市委张书记家当保姆的微薄工资维持生活,过得很是清苦。死者的衣服几乎完全被撕毁,有明显的被人的迹象,其脖子上的一圈很明显的清色於痕应该就是致命伤,初步判定是被人先奸后杀。死亡时间大概是4月17号晚上九点左右,具体的时间要等到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以上就是他的助手小王和法医老立给申楠的死者的全部资料。就这么几个字小王头脑收集也只用了一个小时,而申楠却整整看 了半个小时。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没有什么复杂的关系网,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经历,更谈不上有什么仇恨。只是偶尔的一次倒霉就丢了性命。既叫人心痛惋惜又叫人无从查起。
    “队长,你怎么看?”好不容易等到申楠把眼光从资料上移开,小王赶忙问。
    “还能怎么看,单纯漂亮的女孩遇到了狡猾凶残的歹徒。那怕是想锁定几个嫌疑犯也难于上青天啊!只有等尸检报告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再说了”
    “我们现在再去牛角山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这次搜索的范围要扩大一点。”申楠说完转身走了,这也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做的。
    他们这一趟还真没有白跑。他们在一个小坟旁边找到了一把锄头。那是个离尸发现场不远的老坟。村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家的坟了。上面光秃秃的什么草木也没有,坟的四周却是杂草丛生。那把锄头就在一口杂草掩映的干枯的粪坑里,不仔细找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的了。很显然是有热病故意藏在那里的。锄头没有什么生锈痕迹,看样子没有在这种潮湿的地方放多久。是谁这么大费周章的藏一把锄头在这里干什么呢?凭多年侦破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定和案子有很大的关系,可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据村民辨认说是村里老光棍孙老头的。可是他已经两天不见人了。村民说他4月17号把他晚上卖了头猪给镇上的胡屠夫。大概是有了几个钱又出去鬼混去了,卡按不花光他是不会回来的。大家都附和说他是哪个德性。
    “孙老头是几点卖的猪?胡屠夫是什么时候走的?”小王一 边问一边很认真的做着笔录。
    “好象是晚上八点的样子把。胡屠夫很狡猾,明明说好中午来的却偏偏等到晚上猪饿的肚子里那样东西了才来。孙老头本来不想卖的,可是他现在太缺钱了,那天晚上他还去赊过酒但是人家没有赊给他。胡屠夫有说好是给现钱,他才不顾吃亏卖的。不过负屠夫好象并没有遵守诺言,我18号还看到他说是给孙老头送猪钱去呢。”孙老头的邻居黄某说。
    “那他有没有见到孙老头?”申楠觉得有点蹊跷,既然孙老头是因为紧缺钱用而胡屠夫又肯给现钱才不顾自己吃亏卖的猪,而最后并没有八到现钱他们的生意的怎么成交的呢?
    “应该没有,那天我一直没有看到孙老头,而且也没有看到他做饭,肯定是不在家里。那天他没有锁门胡屠夫直接就进屋里去了,不一会儿就独自出来了。”黄某肯定的回答。
    “他在屋里大概呆了多久?”申楠一面示意小王仔细做笔录一面继续问。
    “大概有10分钟的样子吧。”
    “那他有没有和你打听孙老头的去处?”
    “没有,他出来就一声不响的走了。”
    他是给孙老头送钱去的按理说见没有人就该回去或者打听孙老头的去出。他既然没有打听就表示不是在等孙老头回来,那他为什么还要呆那么久?他在干什么?申楠实在想不通。
    “你最后一次看到孙老头是什么时间?当时他在干什么?”小王问。
    “4月17号晚上大概是8点半的样子,那时他正送负屠夫出山。”
    “不对,我晚上10点多的时候还看见他来的,那时我去院子里拿东西。他刚刚回来,我还叫了他一声他没有理我就钻进屋里去了。”黄某的 老婆纠正黄某的话说。
    嫌疑犯终于初步确定下来了。孙老头和胡屠夫两人的嫌疑最大。案发的当日两人都在牛角山附近,而且时间上也基本吻合,二人有都是单身男人有作案动机。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有写无法解释是疑点。
    孙老头家里没有上锁,四处被翻的象伊拉克战场似的。很可能是其作案后返回取去钱物和畏罪潜逃。这也正和黄某的老婆说的10点多看假案他回家却有不应人的情况对号。奇怪的是他家我的桌子上还有半瓶酒和两 个酒杯。唯一的解释是17号晚上他和胡屠夫曾一起喝过酒。但是是他曾去赊过酒却没有赊到,那这酒是那里来的呢?
    二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完了,申楠派出去的人却基本上没有得到多么消息。小王两天里马不停蹄的跑,可惜还是没有打听到任何一点 关于孙老头的消息。4月17号晚上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见过他,这个人好象突然之间就蒸发了一样。关于胡屠夫发情况张辉到是得到的多些,不过又好象没有什么用处。此人名叫胡龙,以宰杀牲口为生。一直视钱如命,到现在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娶老婆,据说是舍不得彩礼钱。
    关于17号晚上的事他交代的和申楠自己猜想的相差无几。那天做完生意后他和孙老头曾一起喝了点酒。申楠没有想到的是,他说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孙老头突然6说肚子痛就回去了,他因为喝醉了后来既然倒在路边睡着了,一直到早上5点多才醒来回家的。这一点镇上很多早起的小饭店老板都已替他证明过了。
    表面看来八成是孙老头杀人后畏罪潜逃了,可是又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孙老头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多少钱他能去那里呢?怎么藏的叫人点消息也不到?还有那把锄头又是怎么回事?尸体并没有掩埋他拿锄头去干什么呢?他和胡龙辉喝的酒到底是那里来的?胡龙说是孙老头家里的,可是孙老头既然去赊酒家里就不应该有存酒,而他有没有赊到怎么会有酒呢?显然是胡龙在说谎,他想掩饰什么?他在此案中究竟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
    “对长,有新的发现。”小王冲进办公室打断了他的沉思。
    “哦!快说说是什么新发现?”申楠迫不及待的问。
    “刚才黄某来报案,他们家的小狗在孙老头家里叼出来一只皮鞋,他发现里面居然塞了800多元钱。钱都在这里呢!”小王边说边把掐巴递给申楠。“他10点多回去拿过东西,屋里翻的乱七糟吧的怎么不把掐巴带走呢?不可能他 那里还有比掐巴更重要的东西啊,难道他连自己把钱放政治走那里也不知道了?”小望自语道。
    他这话倒激起了申楠的灵感。
    “你能喝多少酒?”申楠突然问。
    “大概两斤吧,队长你问这个干什么?”小王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作者头脑。
    “你马上找个借口去和胡龙喝一次,看看他能喝多少马上回来告诉我。”说完也不等小王回答,塞给他200元就把他推吹 了办公室。
    果然不出他所料,胡龙的酒量很不错。也就是他和孙老头两个人喝半瓶酒根本就不可能会醉。那么从和孙老头分开到早上5点多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撒谎?面对申楠上面的那些追问,胡龙有他很和淼慕馐汀K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