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93阅读
  • 2回复

[转帖]确有可以害人的民间法术

级别: 管理员
发帖
12993



有时候,我们的身边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民间常常流传的“神打”,“点打”的故事,说是不小心得罪了那些有功法的人就会遭殃,他在你的背部或肩头拍三下,你的背部就会作痛,人也会日渐消瘦,甚至阳气渐失,不日而殃。世上真有所谓的“神打”和“点打”吗?看了下面的几个真实事件,你或许也会相信这样的说法。这其中有中国本土的民间功法,也有异域的巫术。

背上的掌印

2006年夏天,一个小伙子来到东岳宫找甘道长看病,他说他是长沙马王堆的,刚从湘雅附一医院看病出来。小伙子说他背上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手掌印,而且这个手掌印还可以在背上移动,说着他拿出来一台DV机,里面录制的图像清晰可见一个多月时间以来手掌印的移动情况。小伙子说他去长沙的湘雅医院已经看过多次,照过CT和做过各种检查,可是医生都说他的内部组织是没有问题的,不是内外伤,不是病变,不是皮肤病,可是那又是为什么呢?而且最近十来天他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消瘦,住在五楼的年轻人连爬楼回家都要在中途休息几次了,这样的症状让他和他的家人感到无比的担忧甚至恐惧。最后湘雅医院的一位老医生提醒他们说,这样的情况类似于民间相传的“点打”,要他们去相距不远的东岳宫找道长看看,因为医院并不是所有的症状都可以解决处理的,有些怪异的东西还确实难以解释。

于是道长为他在符水里查起了因果。

看符水时道长所需准备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一碗清水,三根细香,对着祖师排位即可。甘罗道长恭立的祖师排位上书:“茅山祖师李老君,排鼓撸祖师,铁牛仙师尊神合位”。

甘道长要小伙子去买了两瓶矿泉水,倒了半瓶在一个白底的瓷饭碗里,烧了三片黄色神钱纸请神,符水的法事开始了。

道长把燃着的香头对着水里画符,口中念诵着符水咒法的口诀,香灰次第落下。

“你背上的手印是因为一个老人家的原因啊,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盘着腿,眼睛很不好,可是会一些道术,你也许是得罪了他吧?”

“这样的老人吗?让我想想”小伙子若有所思。

“他现在还在你的家里,你想想是怎么回事,你还骂过他呢,用手曾经指着他。”甘道长的话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道长,我明白了,您不要说了,都是我岳父的原因啊。”小伙子向道长述说起了事情的缘由:他的岳父是衡东县人,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岳父在老家请来了一个瞎子老人为他治病,这个瞎子前后在岳父家多次,最近的这次住了两个多月,而岳父的病未见好转多少。小伙子看到这个瞎子老人似乎是个江湖骗子,他就对老人下起了逐客令,指着他大声质问并要他走,并且今天晚上老人就要被送走了。难道就是他在害自己吗?但是极有可能啊。

“所以啊,你平时要尊敬老人呢,更不要小看民间的师傅,他们治不好病也许是他们的修行不够,可是他们还是有一些功夫的,这样的人你不要得罪,回去后好言相对,给他买身衣服,买点酒食香烟之类并婉转地请他老人家原谅,就说自己不小心被他的功力所伤吧,他会给你解除的。”小伙子听了道长的话频频点头。回去后,他依言照做,几日后身上的不适全部消失,背上的手印消失无踪。


背痛---印尼的巫术

长沙有个开福寺,开福寺是个老寺庙了,规模宏大,而且处在省会城市中,自然香客众多。开福寺边有个素食茶楼,茶楼名叫“八吉祥”,开茶楼的老板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喜欢着一身布衣布鞋,手里握着一串香珠,为人也是十分的淳朴善良。

老板姓冯,单名一个斌字。

一天,南来北往的香客中走来一个头发花白的人,他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长袖的格子衬衣,蓝色牛仔裤,旅游鞋,容貌气质似乎不像本地人的感觉。他在开福寺拜了一圈已是中午时分,见到临街的“八吉祥”茶楼装修甚是别致,且佛教氛围浓厚,就进去找了个清净的雅座准备就餐。

或许是初到长沙,他似乎感慨颇多,续茶水的领班看他一人吃饭也热情地和他攀谈,客人由衷赞叹店里陈设的雅致,猜想店主一定也是爱好宗教的人,言谈中不禁流露出想与店主人认识的想法。于是,在领班的引荐下,认识了店主冯斌,并带出了一段奇妙的缘分,也解决了一个困扰他十几年的问题。

在攀谈中,冯斌了解到这位客人来自台湾,名叫“陈辉煌”,五十一岁,最近几年在广东东莞的樟木头镇做塑胶生意,经常往来大陆与台湾之间。当时距长沙六十公里的汨罗有个陈之蔓老先生也是台湾人,正在汨罗恢复修建“普德大庙”,陈之蔓老先生与此陈辉煌也算是有一段师徒之缘,所以这次他刚好从汨罗拜别了陈老,一路拜庙来到长沙。陈辉煌说这十几年一直感到自己的背部似乎背负着几十斤重的东西,严重时又涨又痛,看过很多医生可症状并无好转,这次他想到长沙著名的开福寺访一访,看是否能在寺庙里找个师傅为自己诊疗。

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冯斌恰巧和甘罗道长十分熟识,就这样,陈辉煌来到了位于长沙市湘雅路的东岳宫。

东岳宫,虽说也是历史上千年的老道观,但六十年代曾经被大火所毁坏,直至2009年才被甘道长修复,所以它隐默在繁华的湘雅路旁一个巷子里,除了来找甘道长看符水的信士往来穿梭外,并无过多的游客拥闹,所以时常显出它古老而宁静的一面。

甘道长看到是朋友冯斌的介绍,也算是远道而来的有缘人,就给陈辉煌先生用符水查起了因果。

“有一个穿花衣服的人,皮肤很黑,他抱着一个娃娃,这个娃娃好像不是活的,看上去和玩偶一样,这个人也不是普通人,他应该懂一些类似巫术的功法,他在西边,很远很远,你看你认识这样的人吗?你的背痛应该就是他使了什么害你的,对,应该就是巫术,因为从他的相貌和打扮都和常人不一样,而且这个娃娃也很怪异。”甘罗道长看了水碗里的情形后对陈辉煌说。

“西边吗?很远很远,我一下子还真想不出。不过,西边最远的我去过印尼,那时候我去印尼做榴莲生意。”陈慢慢回想。

“印尼吗?印尼可是巫术很厉害的地方啊,您没得罪过印尼本地人吧?听说那里的人巫术厉害哦,那就得罪不得的啦。”一边的冯斌半开玩笑的说。

“哎呀,你这一提醒我想起来了。是的,十几年前我在印尼收购榴莲,榴莲这水果别看个头大皮也厚很好保管,可是在采摘的时候就要很讲究:如果天气下雨,那采摘就要等雨停后三天才能摘,否则雨水就留在果蒂里烂果子。记得当时我在一个印尼本地人那里收购,货到台湾后我接货付款,可这个人做事毛噪,急着交货赚钱,有一次可能是雨一停就开始采摘,所以当我在台湾接到货的时候,榴莲已经开始发烂了。我很生气,和这个印尼人发生了争吵,并扬言不付一分钱的货款,也真的没有付一分钱的货款,这个印尼人白白烂了几千斤榴莲,忿忿地离开了台湾。当时,我记得这个印尼人脾气也很狂妄,他说要是我真的不付钱他也没办法,算他倒霉,但是他说他会给我颜色看的,要我为我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过我根本没有理会他。您一说可是提醒了我,甘道长,我记起来了,我的背痛就是那次争吵后开始的,并且似乎越来越重,已经十几年了啊!我的运气也不好,生意做了很多,可每次都是够开销而已,从那年开始我赚得老本都差不多赔光了,身体也越来越差。道长,您要帮我啊!”陈先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似乎那个印尼人的影子又在他眼前晃动,他不禁开始慌乱起来。

“是的,巫术是很厉害的,最后或许会让你生命耗尽。以后,你做生意要和气生财啊!遇事要给别人留一条退路。这样吧,看你也是有缘分的人,我尽量帮你。不过,今天我也有些疲倦了,这次我已经看出来了你患病的缘由,下次约一个时间,我再给你做次大的法事吧。”道长说。

于是,陈辉煌喝了那碗符水离开了长沙。

陈前脚一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甘道长自己明显感到了不适,一身冰冷,就像患了重感冒一样,头重脚轻。他连忙喊来身边的俩个徒弟每人画了一碗符水,不约而同,两碗符水里出来的依旧是那个穿花衣服的,抱娃娃的人。甘罗道长自己又用符水调理了一个星期,身体才好。

看来,这个印尼的巫术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个礼拜后,甘道长应邀南上广州,在陈的住所为他做了一次大的法事。这次道长在他的住所摆了五方坛,请了土地神,用了公鸡退煞,符水用铁板盖紧,又画了神符相压,经过四十九天的符咒禁锢,再为陈看符水的时候,符水里已经看不到那个抱娃娃的人的影子了。

就这样,这个难缠的印尼巫术终于被降服了。

此后,陈辉煌先生的身体终于卸下了一个重担,随之心理也重见光明,生意也恢复了以前的兴盛。


湖北孝感的民间功法

湘阴有个风景秀美的小地方叫做“涝溪桥”,涝溪桥有个篾匠姓蔡,叫蔡光明,蔡篾匠有个儿子我忘记了名字了,暂且我们叫他“小蔡”吧。

小蔡当年也就是十六七的样子,歇学后父亲送他到了湖北孝感一个木匠家里学艺,中国历来喜欢“易子而教”,就这样,篾匠的儿子开始了学木匠的生涯。

有一日,小蔡和他的师傅到一户人家去做上门手艺,做的功夫不重且招待丰盛,小蔡心情也十分舒畅。午后,师傅小睡一会,小蔡也靠在门坎上晒太阳打盹,这时候,主人邻居的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白色的丝毛狗走了过来,小狗在木刨花里奔跑,嬉闹,和小女孩玩得十分开心。

十几岁也是男孩子调皮的年纪,小蔡看着奔跑的小孩和狗打扰了他的睡意,起身捡起一块三角形的木头对着小狗投了过去,手法眼力真是非常的准,木头打中了小狗的头,小狗倒在木皮里,死了。

小女孩哭着闹着找小蔡陪,小蔡无言以对,吵醒了睡觉的师傅挨了一顿骂,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邻居小孩的父亲回来了,听到女儿伤心的述说,父亲跑到小蔡面前质问,当时并没有打骂小蔡,只是很怨恨生气地看着他,走时用手拍了拍小蔡的肩背。

从那天过后,小蔡的人就焉了,不但没有力气做事,而且整天昏昏欲睡,后背疼痛越来越明显,甚至有时候痛得出汗。无奈,师傅只好送他回到湘阴休息,看病。小蔡回到湘阴后又转去长沙,大小医院看了几个,可是病情越来越严重。

蔡光明正好和甘道长的姐夫沈完成是同乡且是朋友,看到这样的情况,沈完成马上想到要找舅子甘道长看看。于是,小沈被带到了岳阳,当时甘道长还在岳阳步行街附近居住。

随后,甘道长即从符水里看出了一只死去的白色小狗,是被一块三角形的木头打死的。这两样特征一说出来,小沈马上就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并强调那个湖北人在自己的肩背拍了两下。

甘道长要小蔡把符水喝了,并告诉他以后对人对物要有爱心,不要随意伤害生灵,也告诉他不要去记恨对方,事情过去就算了。

此后,小蔡的身体就恢复了年轻活力,背也不痛了,休息了几日又去湖北学木匠去了。

看到这样三个事例,我们不仅对这些民间的功法心生敬畏了,其实这样存着害人的意念是不对的,伤害了别人的身体,其实也危害了自己的福报,因为我们在学习传统文化时曾听陈大慧老师讲过:“伤害别人的反作用力是更加巨大的,它会伤及自我。”所以,我们奉劝那些有“神通”的师傅要多做善事,多用功法去帮助世人,不要把功法当作了伤害人的武器。


天道,地道,人道,王道,佛道,大道相通!
哲理,物理,医理,伦理,心理,至理圆融!
级别: 版主
发帖
2707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11-01
空谷师父这帖子好,让我长见识了。也知道与人为善,不伤害众生的必要性。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级别: 新手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4-11-01
三个故事真有意义,谢谢师父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